本報訊 昨天下午,杭州一場火引發的濃煙,半個杭州城市都能看得見。
  其實,發生火災的是一個機電倉庫,大風的作用下,大火直接蔓延至一牆之隔的杭州華豐造紙廠,廠區內的紙堆被引燃,而緊鄰紙堆的是成百噸的進口紙漿,價值上億元。
  火災發生後,杭州消防指揮中心先後調派了9個中隊、31輛消防車,100多名消防官兵前往撲救,而且還出動了“秘密武器”——“水炮”(口徑有300毫米,是常見的消防水帶口徑的近5倍)。3個小時後,明火被徹底消滅,上億元的進口紙漿也都保住了。
  初步統計,著火面積為1000平方米。截至錢江晚報記者昨晚發稿,這場火災並未造成人員傷亡,有關火災原因的調查也已經同步啟動。
  從西塘橋到中北橋
  黑煙飄了大半個杭城
  昨天下午4點多,讀者毛先生第一個打進錢江晚報96068熱線:湖州街與和睦路交叉口有一處廠房著火。不久,更多的讀者來電反映同樣一個問題:城北天空都是黑煙,有的還發了圖片。而此時,中河高架上,呼嘯的消防車直奔城北。
  下午5點,中北橋附近也能看見濃煙,濃煙越北越密……在西塘橋附近——橋上已經被交警管制,著火點就在和睦路566號,一個鋼架結構的倉庫。
  周邊已經被交警封道,無關車輛、人員已經被禁止出入,而晚高峰也開始了。交警又對湖州街的莫乾山路口至杭行路口進行分流,車流需繞行上塘路或豐潭路。離著火點較近的是西塘河臺灣美食街,路面狹窄,民用私家車交匯都有點困難,這也給消防車輛通行帶來了不小的難度。
  “可能4點不到就燒起來了,開始煙不濃的,但氣味很重。”華豐新村一位蔣姓居民說,很快,也就五六分鐘,就看到了明火,冒出來的煙也越來越濃。
  消防戰士的位置距離即刻燃燒點大概5米,這也是錢江晚報記者被允許靠近的極限。僅僅2分鐘,水槍以及極度高溫就使錢江晚報記者濕透了衣褲。“請你往後走走,這裡很危險。”順著消防站士所指,鋁合金牆裡面已經變形傾斜隨時會塌,大部分彩鋼瓦屋頂已經被燒穿……
  一切都是那麼讓人不堪忍受,唯一一個讓人相對輕鬆的消息是:消防隊員沒有接到承租戶反映火宅發生時有人員被困的求助。
  她急得不得了:
  火快燒過來了,快幫幫我
  “火!燒過來了!快快,這邊,幫幫我!”現場,一個40歲左右的中年婦女突然聲嘶力竭地呼喊,她不停地來回跑動,不知是因為火溫還是因為緊張,她滿臉通紅。
  她自稱姓陳,著火倉庫的承租人之一。陳女士的倉庫是單獨的一棟,30平方米。“租來時就已經蓋成這個樣子,價格不貴的,大概是30元/平方/月。”她的倉庫南面30釐米就是起火的大倉庫。“就這麼2個拳頭的距離,多少次眼看著火就燒過來了,怎麼能不心焦噢。”她在浙江舊貨市場做家電零售、批發,倉庫里堆滿的除了電器就是電器,都是全新機。“哪一件都是成百上千的,家用電器又精貴,不能見火不能進水。好在風是從北往南吹的,不然就完了。”她接到電話趕過來,現場已經火光一片,自家的倉庫也已經“命懸一線”。急火攻心,前後不到1個小時,她的嗓子已經沙啞。“這電器被火烤水淋,不知道還能不能用。”她很是擔心庫房裡價值近10萬元的電器。
  陳女士的貨還有保住的希望,另一個承租人卻已經賠進了全部家當。他說自己承租的這個倉庫將近一千平方米,幾個商戶一起租的——除了像他一樣做電器,還有做五金的,賣傢具的,賣工藝品的,倉庫被隔成了很多間。
  過火面積約千平方米
  上億元進口紙漿被保住
  昨晚7點,十幾個消防戰士推著一輛榴彈炮一樣的大家伙出現在火場,隨著一聲“供水!”,一條水龍從炮筒內竄出,瞬間像下起了雨一樣。僅有的明火很快被撲滅了。
  錢江晚報記者瞭解到,最後出場的是消防部門的一個秘密武器——水炮,口徑有300毫米(常見的消防水帶口徑是65毫米或者80毫米),而在其背後還有一個遠程供水系統,每分鐘10000升至24000升的流量,同時為多台消防車或數十個水槍晝夜不間斷連續供水一個月以上,供水距離可達10公里。
  現場,杭州華豐造紙廠的工作人員告訴錢江晚報記者,明火蔓延到廠區引燃的是紙張的殘次品,關鍵是邊上上百噸的進口紙漿被保住了。“這些都是國外進口的紙漿,用來做卷煙的,據說價值上億元。”
  據瞭解,這次火災的著火面積為1千平方米左右。火災的具體原因還在調查中。
  本報記者 鮑亞飛 李陽陽
  本報實習生 陸媛媛 張玲玲
  (感謝讀者毛先生、周先生報料)
  (原標題:昨日晚高峰城北那場大火大半個杭城能看到濃煙)
創作者介紹

kh32khygz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